成为诺兰的粉丝大抵是在进入百度悬疑片吧后不久发生的事。不算很早,也不算很晚,具体时间记不得了。应该是零几年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带着文艺青年的鬼迷心窍老爱上贴吧寻片和评片。我虽然从小就是悬疑迷,但那段时间让我不仅是满足了对传统悬疑题材电影的追求还让我开拓了无数眼界,成长为一个真正开始系统欣赏电影的电影迷。当时的感觉是什么呢?也许你们可以试着这样想象一下:一个青春期的乡下小男孩,在刚刚对性产生憧憬的时候,连漂亮一点的女人都没见过,却突然让一众绝世尤物为他引身折腰……这样连番刺激的肉欲享受,你把它带入到精神的审美享受中,便能臆度我刚进入悬疑片吧的时光是怎样度过的。
        在一并看罢吧友推荐的《蝙蝠侠:黑暗骑士》、《致命魔术》、《记忆碎片》后,立马被这位年轻帅气的英国导演征服。自此我有了第二个英国导演偶像。虽说立马成为了诺粉,但这种崇拜又并不是突然形成的。同为诺粉的朋友应该能了解,当他的电影里与剧情无比契合的音乐伴随主配角惊心动魄的人生,你像是掉入了那种虚幻时空,带入了那个幽构角色,仿佛亲身轮回进那电影中,那些个伤情伤景的故事,好似品着六安瓜片,你的舌尖淌着丝丝苦味,而喉头却留着一股甘香,足够,回味一辈子。
       这样说来,我起码是经过三个不同的轮回才爱上诺兰的。
       于我而言,《蝙蝠侠:黑暗骑士》之后,是小荧屏和大银幕的分水岭。接着便每每在无比的期待中迎来了能在中国大陆上映的《盗梦空间》、《蝙蝠侠:黑暗骑士的崛起》和刚刚才看完的《星际穿越》。
       大荧幕以前,我几乎没有为诺兰的电影写过文章。大荧幕以后,也不敢多写。那是因为在我心里,诺兰的电影各个方面都太过渊博,渊博到,不是我这种平凡的文字能够亵渎的。也是因为,诺兰的电影各个方面都太过用心,用心到,不是我这种华丽的文字能够夸饰的。
我为诺兰的电影写过三篇文章:《不妥协的孤独者才能成就传奇》、《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梦境描写的“抽象化”与”具象化“》。这三篇文章所表达的思想感情,可能只是我对相应电影观后感的十分之一,可能只是相对应电影所立意的百分之一。
       因此,在这次的《星际穿越》后,我决定不写观后感了。就写一篇笼统又粗浅的日记,来纪念我的这次星际轮回吧。
       正如我以前所说,诺兰是一个哲学家和艺术家,目前的太多大众是不配欣赏它的。当我坐在IMAX的放映厅中准备迎接诺兰带给我的新人生时,周围却响起此起彼伏的啃爆米花声;当我看到时光过去23年后坐在记录器前阅读视频的库珀,带着我一起泪流满面时,邻座的女孩却响起了鼾声;当我看到黑洞内的巨大引力让库珀穿越时间和维度时,后排的观众在高呼”太假!”……
       你们能理解我的孤独么?这种孤独,比不上飞行在星际之中的人们。但他们返回地球时,起码还有呼声。当然,我在网络中,在百度悬疑片吧里,也能寻得不少知音。也许,这也是一种相似吧。
       太多大众不配欣赏诺兰的电影,并不是因为知识层次的原因,而是因为太浮躁。
       我之所以如此推崇诺兰,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作品中的莫测高深,更多的,是因为他深入浅出的表达方式。(尽管他在拍好些电影时,都找来相关知识中的顶尖权威人士作意见参考。花大价钱和大精力仅仅只为让电影中出现一两秒的某些小细节更加的靠谱。比如《星际穿越》中他请来基普·索恩当监制,基普·索恩是谁你可以查一下维基百科。)影片其中吸引人的地方不仅仅只是精确巧妙的条理结构,还有无比深邃的感性内涵;不仅仅充满不明觉厉的各种理论基础,还弥漫着太多让人唏嘘不已的人文情怀。无法拥有过人的逻辑思维你也能看懂《记忆碎片》,没接触过魔术知识你也能看懂《致命魔术》,不曾读过佛洛依德《梦的解析》你也能看懂《盗梦空间》,对社会意识与阶级斗争等不感兴趣你也能看懂《蝙蝠侠:黑暗骑士的崛起》,不知道基普·索恩、斯蒂芬·霍金,不了解广义相对论、黑洞、虫洞、引力波你依然能看懂《星际穿越》……一切只是看你是否能放下浮躁的心理,用心去感受和思考一场别样人生罢了。当然,我这里所谓的“看懂”并非完全理解电影里的所有内容,而是能感受到其中的魅力。只需要你感受到其中十分之一的魅力,那就够了。那你就会发现这些宝藏的神奇之处,那你便拥有了能挖掘这些宝藏的荣幸。
       小的时候,如果你写出“优美的数学”和“严谨的美学”这两组偏正词组,肯定会被老师和家长骂吧。但用这些类似的矛盾去形容诺兰的电影,确是很贴切的。不仅是电影元素的矛盾,还有人性的矛盾。没错,“矛盾”也是诺兰的魅力之一。
       《蝙蝠侠系列》中善良与邪恶的矛盾,《盗梦空间》中现实与梦境矛盾,《星际穿越》中守护与探索的矛盾、小爱和大爱的矛盾……
       地球到底是人类的家园还是人类的居住地?是应该守护家园还是应该探索新的归宿?我倾向于后者。秋季迁徙的候鸟,春日返河的鳟鱼,还有我们人类,一直都在试图冲破命运的束缚。猿猴从树林到陆地,农民从农村进城市……我们不停的移动和往返,并不是可耻的事情,反而还是一种勇敢和上进,大家只是希望能变得更好。
       人类在哪里,哪里就有爱。爱在哪里,哪里便是家园。
       至于小爱和大爱的矛盾,很多时候其实是诡辩,向来不爱多谈。恰好诺兰把这个矛盾,顺理成章的解开了。以让观众的重心重新转向严肃的科学、温暖的感情和热血的理想中。
       抛开严肃的科学,抛开温暖的感情,也抛开热血的理想,这里还有浪漫的太空。
       在电影院看到他们冲破大气层,无重力的漂浮着,离开了环境恶劣的地球,逃脱了喧闹的人群,进入全然寂静无界无边的星海之中,我有一种感动。一种无关拯救人类的感动。哪怕付出毕生之力,哪怕失去宝贵生命,也要远眺着那些密密麻麻的发光或不发光的星球,企望着一种回音和发现。这样的浪漫,无与伦比。
       离开世界之外,也仍在梦想之中。
       我这样的观后感,可能并不多见。也许比不上网络大神们对诺兰电影的知识科普和脉络分析。但起码也能感念另一种诺兰作品中的特殊魅力。
       看诺兰的电影,让我盲目的相信,这个英国男人的西装内暗藏着感性和理性、科学和艺术、复古感怀和创新精神……
       对应两者,皆相行不悖。
       

文/公元1874

《星际穿越》就是一部诺兰式的电影,当中的生态崩溃,地球末日,宇宙探险,黑洞虫洞,多维度空间,夹杂着硬科幻或者软科幻的元素,都是吸引观众走进电影院的原因。而像诺兰式电影一样,《星际穿越》的内核是父女亲情,和横跨时空的爱。
在库珀和布兰德争论要去哪一个星球探索时,有大概这样一个问答,原谅本人的渣记忆力,只能在对话本意上加上自己的修饰。

       《星际穿越》是我今年最期待的年度神作,没有之一。从年初就知道这部电影,预告片都看了不下5遍,足以给我无限的想象空间,也把它推荐给了很多伙伴。现在问题来了,我为什么如此期待这部电影?原因很简单,因为这部戏的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是我最喜爱的导演。他已经用多部优秀作品证明了他的才华,“诺兰出品,必属精品”是众多影迷对他的一致评价。45岁的他导演的戏目前仅9部,但每一部都可谓精品,每一部都能成为影迷们的万众期待。超级英雄电影看过很多,但没有任何一部能够超越诺兰导演的《蝙蝠侠前传》三部曲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它是一座无法逾越的丰碑。例如《黑暗骑士》中的小丑是我看过的所有反派中最经典的角色。如果没记错,全球票房超过10亿美元的电影目前未超过30部,而三部曲中的《黑暗骑士》《黑暗骑士崛起》是其中的两部。
       简单聊聊剧中的亲情线路。人类面临着灭绝的威胁,由马修•麦康纳饰演的库珀为了人类的未来要去外太空寻找适合生存的星球。女儿墨菲不舍父亲库珀离开,但库珀最终还是忍痛离去。在太空中飞行,刚开始库珀能够与地球上的亲人互通语音视频信息。后因一次事故,库珀再也无法与地球取得联系,但是能够收到亲人传来的视频。穿越虫洞时,飞船上的一年相当于地球上的七年,库珀没有找到能够生存的外太空星球,也暂时无法回到地球。儿子长大结婚了,孙子也出生了。刚开始女儿墨菲因生气一直不愿意联系父亲,但得知失去父亲的联系后,墨菲也向飞船传来了视频。每一次库珀都因思念亲人而感动流泪。结局是令人满意的,库珀终于在124岁时见到了白发苍苍、儿孙满堂的女儿墨菲。库珀说一定会回来,他实现了对女儿的诺言。这部电影讲穿越星际,探索外太空,戏中提到了很多物理学知识,比如相对论、虫洞、黑洞等,一边看电影一边还要理解这些物理概念,果然是一部烧脑之作。诺兰不愧是诺兰,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着实让人佩服。
       聊聊剧中的三位主角,马修•麦康纳是今年才开始关注的,他在《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中因精湛的演技同时荣获奥斯卡影帝与金球奖影帝,后在《真探》中的表演也获得一致好评,《星际穿越》的表演依旧出彩。安妮•海瑟薇想必大家都不陌生,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第一次与诺兰合作的作品是《黑暗骑士崛起》,在戏中饰演一位性感的猫女,骑着蝙蝠车时那叫一个酷。让我感动的是已经80岁高龄的迈克尔•凯恩还在拍戏,他留给我的印象永远是睿智而又慈祥。他是诺兰的老搭档,在诺兰的《致命魔术》《黑暗骑士》《黑暗骑士崛起》《盗梦空间》里都出演了重要角色。

对于大多数影迷而言,克里斯托弗·诺兰是一个注定不会忽略掉的名字。这位生于1970年的英国导演充满着对电影与生俱来的热情,20来岁的时候凭借每个周末的业余时间所拍摄的处女作《追随》而跨入影坛,再因《记忆碎片》和《白夜追凶》两部电影在好莱坞站稳脚跟。如果说这几部电影都还显得有些小众的话,那么他从2005年的《蝙蝠侠:开战时刻》起,则让他正式跻身好莱坞主流商业片导演的行列里。

我以为科学家应该更加理性。
爱并不是发明出来的,你认为爱有什么用。
爱,代表父母、夫妻、亲子,繁衍,社会关系。
那么对一个死去的人的爱呢?

       新浪微博:@victoryjay

当然,“主流商业片导演”这个称谓对于诺兰而言,显然是不能真正概括其能力的。一年后,他就用《致命魔术》来宣告了自己的野心。这部讲述了19世纪两位虚构的魔术师穷尽一生互相对抗的故事,优雅地结合了扣人心弦的叙事节奏和大开眼界的科学幻想,其中又不乏对人性的赞美和鞭笞。

爱,对一个人的思念,是人类在这个广阔无垠的宇宙和无尽的时间里面,唯一可以穿越的东西,也是可以支撑人去克服这些时空的信念。库珀面对几万亿光年的距离,面对数十甚至近百年的时间,面对不同维度的空间,最终克服这些看似不可能跨越的障碍,与女儿团聚。诺兰在电影所表达的就是这跨越时空的爱。
看,又是一个诺兰脑残粉的评论。
永利娱乐在线赌场,为什么我是诺兰脑残粉?
《蝙蝠侠黑暗骑士》有一句这样的影评:这是商业片和文艺片完美结合的一部电影。
我非常赞同这一句话,但是《黑暗骑士》看起来并不太像是一部文艺片,只是电影将导演想表达给观众的都完美地表达,并且很好地传递给观众。能有这么一种导演,能够拍出电影既能吸引观众,又能表达自己所想的,换句话来说:站着把钱给赚了。克里斯托弗诺兰算是其中的佼佼者。
毕竟有太多的导演泯灭着思想拍电影,又有不少的导演拍出不知所云的电影。
所谓商业电影,其实就是吸引观众的看点,所谓文艺片,就是情怀和思想,能让观众看完后还能在脑海中回味。诺兰的电影将两者很好地融合在一起,《黑暗骑士》的看点是超级英雄蝙蝠侠,而内在思想却是对正义和邪恶的定义;《致命魔术》的看点是魔术斗法和微科幻,而内在却是对牺牲的诠释;《盗梦空间》的看点是梦境,而想表达却是爱情。两者如躯壳和灵魂,躯壳是存在的基石,而灵魂是永存的根本。
诺兰总能把电影的躯壳打造得很好看,无论是超级英雄、魔术、盗梦,还是太空冒险、维度空间,诺兰总能有一个很吸引很新颖的概念和点子,让人有一种感觉:哇,这样酷炫了。
同样诺兰的电影叙事风格的确也是扎实和吸引,无论是《致命魔术》的插叙和倒叙,还是《盗梦空间》的四层梦境重叠,诺兰都可以很好地掌控。不过在《星际穿越》的表现并不出彩,前期的铺垫略显冗长制造了不少尿点,但不能否认诺兰坚实的叙事功底。
而对于电影灵魂的打造,可以看出诺兰是一个秉承古典的人。无论电影躯壳多么酷炫,而电影的内核应该是回归本源,艺术高于生活,但源于生活,而生活的本源就是人性。说诺兰秉承古典,因为诺兰没有剑走偏锋,而总是歌颂人性的美好一面,总留给观众一个较为美好的结局。
所以,我是诺兰的脑残粉。

这两个主题是诺兰所热衷在电影里讨论的内容,因此一直延续在他的作品里。无论是后来的两部将漫画改编作品提升到巅峰水准的《黑暗骑士》,抑或让许多人感到不可思议,啧啧称奇的《盗梦空间》,人类最真诚的情感,还有对未来世界的合理幻想,都是贯穿诺兰作品的永恒元素。

所以,一旦了解诺兰之前所拍摄的电影,那么对这部《星际穿越》也就同样不会感到陌生。尽管宇航员、虫洞还有五维空间这些概念显得有些高深,导致电影被帖上了“烧脑”的标签,但其实故事本身的架构和诺兰过去的作品并无二致:主角的家庭破碎(妻子早逝),他为了能够和女儿再见一面,而进行了一件高风险的任务。

在《盗梦空间》里,迪卡普里奥扮演的柯布为了能回到美国,和女儿共聚天伦,因而接受了植入梦境的危险挑战;而在《星际穿越》里,马修扮演的库珀,为了与自己的女儿见面,而在烟波浩瀚的星际长河里艰难穿梭。

《星际穿越》为那些渴望研究真实理论的狂热粉丝们,准备了精致而丰富的饕餮大餐。影片最核心的黑洞理论基于知名理论物理学家基普·索恩,他同时也参与了世界观的架构和少量的剧本创作,甚至还是本片的制片人之一;当中出现的虫洞、奇点、米勒星球的惊天巨浪、曼恩星球上的冻云、殖民地光环等等,都有着比大多数科幻电影要严谨得多的设置。

为了和观众探讨这些电影里出现的物理知识,基普·索恩专门出了《“星际穿越”里的科学》一书来为大家释疑,BBC也拍摄了配套的纪录片。以上种种都显示出诺兰在制作电影时的严谨,和对科学的敬畏之心。所以这部《星际穿越》,很有可能是史上最“真实”的科幻电影,因为里面那陈旧的太空舱、模拟电子信号屏以及神秘莫测的黑洞,都是基于现在真实的科学环境来进行设置,所以我们在电影里,看不到全息投影,看不到男主角对着液晶屏帅气的用双手操作。而为了让黑洞接近最真实的模样,在基普·索恩的设计下,电脑模拟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完成。用本片执行制片人、同时也是诺兰妻子的艾玛·托马斯的话来说,整部电影里离现实科技最远的,其实是那台几乎会出现在所有星际旅行题材里的冷冻舱。

某种程度上,诺兰是一个固执而守旧的导演。他不用3D,坚持用胶片,拍摄这么多部科幻电影,却几乎不用绿幕与特效,这种执拗非一般导演可比。比如说,《星际穿越》里库珀的玉米地全是剧组真实种植,制片组一共种了500亩,库珀开车冲进玉米地追踪印度无人机的一幕,也全是实景拍摄——马修·麦康纳借此机会,好好地过了一把飙车瘾。诺兰甚至还打趣地说,别小看那玉米地,玉米收成后卖掉,制片组还赚了一笔。

同理,曼恩星球的冰天雪地,也是剧组在冰岛拍摄的实景,那艘宇航船也不出所料的被诺兰神奇的道具团队给制作出来,分拆之后运到了冰岛上,让这个一万多磅的大家伙,颇具气势地真实呈现在观众面前。诺兰甚至有些遗憾地说,如果不是没办法把团队带上太空拍摄,他甚至想真的去宇宙中感受一把。

诺兰的这种“固执”与“守旧”,代表着一种坚持。他的电影里,主角也有着超乎常人的坚持品质,《黑暗骑士崛起》里的布鲁斯·韦恩,坠落深渊后,凭借守护高谭市的信念,最终攀爬出来,拯救市民于水火;《盗梦空间》里的柯布凭借对子女的爱,最终从Limbo困境里走出,回到现实世界;《星际穿越》里,库珀对女儿爱的坚持,幻化为他在宇宙里前行的动力,令他陷入超正方体也里找到了沟通方式,最终拯救了地球,也拯救了自己。

其实,在《星际穿越》里,库珀要面对的最大反派,不是邪恶狡诈的外星人,也不是凸显人性之恶的曼恩博士,更不是深不可测危机四伏的宇宙,而是时间。

安妮·海瑟薇扮演的布兰登博士告诉库珀,时间可以压缩,也可以扩大;对于五维空间的生命体而言,时间是实体,可以看得见摸得着。当但悲哀的是,现阶段的人类只是三维空间的生命体,并没有办法回到过去。所以,库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跨越了二十三年的录像,看着宇宙另一头的儿子考上大学、结婚、生子、丧子……对于这一切,他无能为力。这种悲哀,相信是大部分观众看电影时所流泪的地方,如我也一样。

我认识的一个姑娘,看完这部电影后微信我说,我其实并不太理解电影里那些科学理论,但还是深深地被打动。我问她,电影打动你的地方是什么?她说,是库珀看着亲人生老病死的无助感。这提醒她,现在还能和自己的父母相见、聊天,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是一种多么大的幸福。

看完电影,回家路上,我听着张敬轩的《青春常驻》。黄伟文的歌词,或许正好可以当作这部科幻电影的一种人文注脚:

那段年月有多好,怎么以后碰不到?那些已白发的,就如在无声的控诉。祈求旧人万岁,旧情万岁,别随便老去;时光这个坏人,偏却冷酷如许。离场慢些,也不许……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